我們的總幹事 | 麥種傳道會

我們的總幹事

美國福音證主協會-訪問 潘秋松 牧師

 

Enoch

    1. 潘牧師著作,翻譯,編輯作品有100多種,實在令人咋舌。請問你在教學、主持講座及出版等各項事工之外如何還有時間及精力寫作?
      我學習善用零碎的時間,無論何時都可以靜下心來思考。雖然常常穿梭在機場四處旅行,但無論是在飛機上或在機場候機,都不太影響工作。另外,當我在思考聖經的思路與教學課程時,通常可以在短時間內歸納許多成果,神在需要傳遞的信息與智慧上賜足夠的恩典,我知道祂常與我同在。

    2. 在你寫譯的作品中,不少是研經的,這是否你的專長?若不然,則你的強項是哪一方面?
      我不敢說是專長,但研經確實是我的負擔,我三十餘年來也一直致力於認真查考神的話語。為了這個目的,我自學希臘文、希伯來文、與亞蘭文,也用原文讀經。

    3. 有人認為你有不少是大部頭的作品,看來比較適合專家使用,對一般信徒似乎沒有多大益處,你怎樣回應?
      我 不覺得這些書籍是專家使用的,這些註釋在西方皆已通行多年,是神學院與信徒研經的必備書籍,我也不認為這類書籍對我華人信徒而言會難以接受。比如說,我們翻譯、出版了饒柏.孟恩思(Robert H. Mounce)的《啟示錄註釋》,這本書「從最淺顯易懂的角度而言……或許是最好的單冊」啟示錄註釋。如果是為了專家,我可能就會選擇 G. K. Beale 的學術作品了。但每一個時代總會遇見困難的問題,比如,基督徒沒有深入研經的習慣。但感謝神,華人教會內部並沒有因為這些困難而放棄不去努力改變,有許多具有遠見的基督徒學者持續推動神學教育,我的負擔也跟他們一樣,就是希望改變這一點。Carson_200612

    4. 這次你為什麼來德州主講【以弗所書】聖經講座?
      以弗所書被顧斯壁(E. J. Goodspeed)稱為「解經學者的滑鐵盧。它把他們難倒了」。這是一卷重要而難解的書信。多年來,我曾根據希臘文查考以弗所書多次,除了編寫「活泉新約希臘文解經」中這一卷書的修訂版,也曾依據希臘文進行句法分析,並且將之改寫為中文,另外也參與過一個聖經譯本的以弗所書翻譯。在教學方面,我曾先後在北美與澳洲幾次教導過以弗所書,學生的反應相當好,一個非常認真讀聖經的弟兄聽完部分講解後說:「我覺得自己好像沒讀過以弗所書。」過去這一年,我和一位同工一起翻譯歐白恩(Peter T. OBrien)的《以弗所書註釋》,也深得幫助。所以,去年在北加的《啟示錄講座》吸引了116位,當地教會隨即邀請再舉辦聖經講座,我就選定了以弗所書,盼望能幫助弟兄姊妹學習這一卷重要的書卷。

    5. 【以弗所書】是否是保羅所寫書信中最為宏偉的一卷書信?為什麼?
      《以弗所書》被學者們稱為「聖保羅著作的冠冕」或「保羅主義的精華」,因為它「在極大程度上總結了保羅書信最重要的主題,並且說明了保羅做為外邦人使徒之事奉的普世含意」。這卷書帶著濃郁的敬虔、默想的氣氛,條理分明、清晰地將神旨意的奧秘傳達出來,並且將書中所教導的真理應用在日常生活中。不少學者都覺得這是一卷最適合「現代」或「後現代」的書卷。IMG_1061

    6. 請問您童年在那裏成長,您的志向和興趣包括什麼?
      我是在台灣花蓮的偏遠農村成長的,小時無大志,懵懵懂懂成長,只知讀書,沒有什麼大志向與特別的興趣。

    7. 您是如何信主的?

      國中畢業後到台北師大附中求學期間,從林森南路國語禮拜堂輔導的身上感受到神的愛,因而決志信主。

    8. 很多人都希望知道您對聖經原文學習經歷,可否簡述並給讀者一些忠告?
      學習原文只有一個動機,就是讀聖經。所以我盡可能閱讀所能找到的原文教材,從中歸納出自己的學習體系。後來發現 William Mounce的《聖經希臘文基礎》理念相近,就一直用作教科書,直到前年終於將它翻譯成中文。我建議讀者有機會學習一點基礎的原文。麥種除了出版教科書以外,也會提供各種協助。比如,我也計畫在位來將希臘文的授課拍攝成DVD。

    9. 神怎樣呼召您投身現在的事工?
      那是一個漫長的過程,先是在高中三年級時蒙召全職事奉,後來全時間牧會約10年,以為那就是神乎召我要做的事,後來神藉著祂奇妙的手引導我從事文字事奉,也有機會在一些華文神學院兼課。因著出版許多的聖經註釋,開發了不少單卷研經的培訓課程,提供示範給普世有心學習聖經者進修。

    10. 您為何投身在此艱鉅的文字, 神學翻譯工作?有何艱難喜樂
      因為沒人作,只好自己捲起袖子來。艱難之處在於教會不看重。在我全時間從事文字事奉時,甚至有長輩語帶輕蔑地說我離棄了全職事奉的路。喜樂之處在於書籍的中文版在選擇、翻譯、編輯的過程中自己先得到進步與成長。出版後看見弟兄姊妹獲益,就覺得安慰。基督徒會堂長老

    11. 基督教華文出版社已有多間,您也曾在其中服事,為什麼要另創麥種?
      跟上一個問題類似,沒有出版社願意投資在這種叫好不叫座的工作上。先前參與機構的負責人年紀老邁,找不著他心目中理想的接班人,於是遣散員工。神在我身上還是有文字事奉的呼召,故另創麥種。

    12. 請畧述您對於麥種的出版方向、成果、未來的展望和需要。
      麥種的出版方向將會是盡力翻譯、出版西方學術界最出色的研究成果,讓華人的聖經與神學研究能夠與西方接軌。在過去14年,靠著神的恩典,已經出版了80餘本書,其中有將近三分之二是市場不看好的書籍。但神卻奇妙地開了許多路,使得這些書籍在市面上的反應頗為不俗。但是,已經完成的工作若與尚未完成的相比,仍有很長一段路要走。我們需要更多的人才(那是這個領域最缺乏的),願意投身在這孤單的工作中。我們也需要更多的資金,來培養下一代的文字事奉人才,同時出版更多好書。

    13. 可否告訴我們您最喜愛的神學家與神學著作?
      加爾文與他的《基督教要義》。

    14. 請介紹現代華人基督徒必讀的五本著作(除了聖經),並評解您選擇的原因?
      奧古斯丁的《懺悔錄》:靈修類
      加爾文《基督教要義》:系統神學類
      《馬歇爾新約神學》:聖經神學類
      約翰.派博《活出熱情》:生命的呼召
      戈登.費依與道格樂思‧史督華《讀經的藝術》:讀經方法與解經原則這五本書在上述五個領域裡面是最頂尖的作品。TimLin

    15. 為什麼在二十一世紀聖經神學的教育是如此重要?
      聖經是基督徒信仰的根本。但華人教會雖然名義上強調聖經,講台信息常常偏向於主題式講道,教會活動也較看重實用神學的部分,甚至連一些神學院也隨波逐流,刪減了聖經課程。但聖經神學卻是基督徒明白教義、應用真理的起點。沒有聖經神學的基礎,系統神學與實用神學只不過是空中樓閣。因此,聖經神學的研究與推廣是我這一生最主要的負擔。

    16. 潘牧師,很佩服您自學的精神,可否詳細告訴我們您如何自學多種語文?例如什麼事令您開始?有沒有導師?自學過程遇到的困難,如何棄而不捨走下去等等?
      在大學時期,教會的傳道人本身很喜歡讀希臘文,就邀了幾位弟兄姊妹,由他負責教授,但只教了五課就無疾而終。後來只剩下我繼續自習下去,先是把當初所用的課本讀完,並且在學習過程中就開始讀希臘文聖經。後來設法蒐集相關的參考書籍,比較不同書籍的各種教學方法,自行整理一套學習系統。最大的困難是當時在台灣不易找到這些書籍,所以常常委託出國的弟兄姊妹代購。另一個難處是持之以恆的毅力,克服之道是實際的讀經,因為那是支持的動力。後來也照樣學習希伯來文。 但自習這兩種語言一段時間之後,我也曾到神學院旁聽這兩門課程和亞蘭文。 我未曾預期學希臘文能在我服事中會成為我主要的任務,但我相信學習神所使用的語言,可以加強對神的話有更加準確的認識,這種作法沒讓我失望,我的講台與教學的服事因此變得完全不同。 我發現,練習希臘文的結構分析,在經歷許多年研經方法後,更加確信這個方法確實很有用。這些年來支持我繼續走下去的理由乃是,一個人對真理得追求抱持「求知若飢,虛心若愚」的態度,就一定可以成功。KK0A4248

    17. 您如何制訂學習系統?對於一個完全不懂外文的門外漢,如何開始?
      最好找一個比較好的教材。我在神學院授課,自從1996年起一直都是使用 William Mounce的 Basics of Biblical Greek: Grammar與Basics of Biblical Greek: Workbook。2006年也將它們翻譯成中文(孟恩思著,《聖經希臘文基礎:課本》與《聖經希臘文基礎:作業》)。因為其教學理念跟我的很相近,都不強調死記硬背,而是著重理解。而且該書的文法概念較新,糾正了老一點的教科書的錯誤。

    18. 或多或少我們都認為回到聖經的原文是最清楚作者的意思,這樣不懂原文豈非有所缺失?再者,聖經不同譯本取向及遣詞用字都各有特式,對同一個字在不同情況有不同的翻譯,會不會無意間扭曲真理?
      任 何一種語言一經翻譯都會失去其細微的含意,聖經亦然。所以若有機會,應該設法學習聖經原文。但是,好的聖經譯本基本上都可以把原文的意義掌握得不錯,雖然會也些微的差距,並不影響我們對於重要教義的認知。當然,由於譯本的翻譯原理各不相同,取向也不同,自然優劣互見。我個人以為,到目前為止,最適合兼顧個 人研經與公眾誦讀的,仍然是年代久遠的《和合本》。此一譯本雖然古老,而且有一些缺點,但目前市面上的中文譯本仍然難以超越它。KK0A4239

    19. 您有沒有發覺近年來聖經學者對原文的研究非常豐富,可惜多是各持己見,令不是專家的信徒頭昏腦脹,反害怕讀聖經的現象?您有何善法改變專家才懂讀經的誤差?
      其 實西方學者對於聖經原文的研究近年來有很多的成果,而且大致上的結論都很相近。不過,聖經是給每一個人閱讀的,並非只有專家才能讀經。如果沒有機會學習原文,要安於神所給我們的限制,好好熟讀中文聖經(當然,如果您懂得其他語言,也應該盡量閱讀該語言的譯本),仰望聖靈的光照,謙卑受教,必能補足缺欠之處。縱使懂得原文,也不可不熟讀中文聖經,畢竟那是我們的母語,也是我們的事奉中所最常使用的語言,不要在服事時讓人留下原文專家、但不熟悉聖經本身的印象。

圖(2)2006年初次與卡森博士在芝加哥福音大會合影,感謝神讓我們與他相遇,10多來建立亦師亦友深厚情誼,是來美後最蒙福的人生經歷。
圖(1)(6)(7)2012年洛杉磯研經培靈會擔任卡森博士證道翻譯
圖(3)2008年德州聖經講座
圖(4)2010年基督徒會堂教牧研討會,左起:徐自強長老,丁良材長老,黃沃樞長老,諶志豪牧師,潘秋松牧師。CCIC(基督徒會堂)在北加由黃沃樞長老創立,在他老人家的帶領下直到如今有6個分堂,無論在牧養,植堂,聖經教導和屬靈榜樣都值得華人教會留意效法。
圖(5)2007年10月18日早上9點,素未謀面90多歲林道亮博士登門拜訪,臨走前為潘牧師/師母按手禱告。